欢迎访问中国法律援助公益官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民生法制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民生新闻 >

云南省永善县黄华镇金寨村社干部勾结黑社会非法抢占耕地无人管

时间: 2015-06-25 15:24 作者:秩名 来源:中国法治在线新闻编辑 点击:

尊敬的各级级党委政府,各大新闻媒体:我是来自云南省永善县黄华镇金寨村沙坝学校社的村民韩天友, 原为大兴乡河口菜园村人,因受“六二九”泥石流事件的影响,经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大兴乡与黄华乡人民政府一致同意,于1991年由大兴菜园村迁往黄华乡金寨村沙坝学校社安居乐业,与我们同时迁往此地的有韩天文,韩天武为一个家庭,韩天友,万朝红,万朝宣,王武田等五个家庭,按照人均分得土地总面积77.5亩,但由于当地比较偏僻,水资源严重缺乏,万朝红,万朝宣等人则选择在外打工,而王武田等人则选择回到老家,所以土地就没有时分到各家各户,我就也不可能等到他们打工回来再分土地,为了便于生产,我恳求当地社长刘清华按照人均把我12.5亩的土地面积划规我我,但有部分熟土,当地村民陈方治,陈支洪,刘传银,蒋成付,蒋成碧,邓传银,邓传贵,刘传华等人,要求再原有的价格上每亩多付给30元的开荒费,并附有各家各户的签名盖章,而他们几家却没有人愿意支付,便逃之夭夭,随后,按照党的政策办理了土地承包合同,四至界限等相关手续。为了从中获取利益,社长周晓发叫我承担王武田家土地是卖给我的,然后把土地分给另外几家,而我尚未同意,我说我付不起这个责任,由此社长周晓发反目成仇,怀恨在心。伙同另外几家开始了他们的阴谋计划。周晓发暗自将土地多划分给另外几家,按照每人三亩,韩天文2个半人只有7.5亩的面积,却分到11亩左右。万朝宣,韩天武家也多了许多,王武田家和万朝红家就少了,被他们瓜分。他们就说被我家侵占了。让王武田,万朝红来瓜分我家土地,这样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从1991年搬迁到2009年,相隔十九年之际,在外打工多年的万朝红,回到本地与我家发生土地纠纷,第一次经社长周晓发组织调解,当时周晓发以一家一片来划分,但我尚未同意,当时王武田等人不在现场,委托我代为签字,在违背当事人意愿的情况之下,社长周晓发还说你都不在现场怎么代签,干脆把你的名字写上,当时我喝了酒头昏,在他们的诱骗之下,没有反应过来就在上面签了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办法》相关规定:未经相关部门同意,任何单位和个人无权私自变更他人土地所有权,私自变更他人土地所有权给他人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的,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原来土地经相关负责人划分好并取得土地所有权的,不能因负责人的变动,而私自变更他人土地所有权,情节严重的,将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处理。龙福江,周晓发已经构成非法私自变更韩天友土地所有权,构成了犯罪。我为他们承担的所有义务都没有兑现。在第一次调解无果的情况之下,又经原村主任孔德钦,社长周晓发多次调解,最终双方达成一致,同意以我的土地承包合同书,四至界限为准来划分,而周晓发见未达到他的目的,在我家将其协议撕毁。田土调换共六块1821.33m,花椒园林99棵,幼苗18棵,我为万朝红所承担的义务工,即堰沟,公路等两项费用共计5000元,下欠2270元,管理新公路33米侧沟摊方两年,万朝宣学校集资35元,公粮折征90元,管理公路33米,种植花椒约6亩,柑橘0.5亩,堰沟独沙树至杨家湾消泥池96m等相关费用从未兑现。而万朝红则将义务工等两项费用5000元支付给社长周晓发,并由他转交给我,然而周晓发只顾与韩天文的私情,将2000多元擅自拿给韩天文,之后,万朝红下欠款项至今从未兑现,便离开了本地,回到外地打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随后又于2011年万朝红又将自己的土地转让给移民银根才,,时间又来到2013年,相距搬迁至今已经过去20多年,我处因受溪落渡水电站的影响,地处滑坡地段,此时在外打工20多年的万朝红,王武田等人相继回到本地,王武田的两个儿子,及其舅舅等人先后多次到我家地里摘花椒,施肥,并封住我家门,谁敢出来就打,当时报了当地派出所,他们以不属于他们管辖为由,拒绝了我们的求助。打电话给村支书龙福江:他问我他们拿刀还是拿枪,2013年9月26日王武田的儿子李桂生,万朝红等人带领黑社会成员数名到我家地里摘柑橘,而他们政府则置之不理,龙福江则回到镇上,说明天再解决。又于2013年9月27日上午8:00由村支书龙福江,社长周晓发在刘军家楼上组织 调解,而龙福江则强制以周晓发第一次调解我尚未同意的所谓单方面协议为依据来调解,而此协议只有他们几家人持有,我却没有,我觉得此事另藏隐情。我表示坚决反对,本人提出的解决方案他们也不听取,村支书龙福江则威胁道:今天谁要是不在调解协议书上签字,我的手机就砸在他的头上,但最终也未形成什么调解协议,也没有什么签字。并宣布老社长刘清华划分的土地面积,土地承包合同书,四至界限均无效,强行将我苦苦经营20多年的土地无情的瓜分给了王武田,万朝红,韩天武等人,而他们在外打工多年,从未栽种一棵花椒,开垦一亩荒地,却回来坐想其成,他们连户口都不在本地。当地政府更是民不聊生,龙福江等人则偏离事实,违背良心。中午13时许,龙福江带领了社长周晓发,镇纪委书记,公安及其其他黑社会成员数名,未通知我家到场确认土地边界就开始组织工作人员量地,我见情况不妙,来到地界对他们说事情还未妥善解决,你们还不通知我家到场就开始量地,未免太过猖粗。我坚决要求他们打成争议地,而他们根本不予理睬,强行量地,并不许我家人讲话,儿子韩飞上前说了一句:“难道国家颁发的土地承包合同书,四至界限都无效了吗?在场的公安人员则威胁道;‘哪里来的滚出去,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而他们的其他人都可以随意讲话,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所有人对我家人形成语言攻势,并不顾一切反对,无视法律存在。龙福江还声称:不讲任何历史依据,要讲历史从这里到河边上都是我龙家的地盘。我在搞建设期间,由于交通不便,代请罗传碧为我家从街上拉三件啤酒和一袋土豆,于是周晓发,龙福江以此为契机到处张扬罗传碧用三件啤酒,一袋土豆换我几亩土地的虚假事实,纯属子无虚有,无稽之谈。他们为什么要拟造事实真相呢?莫非就是想把我家土地骗脱而也,当然也是为了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而在此后的事情里,一切都真相大白了。随后到量到我家四至界限外的一片土地时,龙福江,周晓发等人强行我认定那是我的土地,而我拒绝了他们的请求,我只是与社长周晓发口角,而龙福江则大发雷霆,大声吼道:“韩天友今天你不认定,以后有什么事别找我了,难道你不是国家干部吗?我不找你又找谁呢?当我打电话给龙福江时,龙福江还口出狂言;在金寨村没人敢对他发脾气,他还说在世界上不要惹美国,在中国不要惹共产党,在地方,老百姓不要惹当官的。最后我量得土地面积5.15亩,而其余9亩的土地面积不翼而飞,没有着落。按照现有国家赔偿,让我损失了高达七十多万元土地纠纷一事至今仍未得到妥善解决,四处求助却无人问津。环山子社唐维高和唐维斌家房屋与我家同类,却界定了移民人口,而我家却一个也不予界定,不知道是何原因?不得而知。给谁界定仅凭龙福江一句话。按照现在价格赔偿让我损失了近70多万元,给我方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这9亩的土地面积是在我的土地四至界限之内,由本人耕作23年之久.而据王武田的儿子与我家吵架时透露:村社之间他们存在利益分账,有两级政府为他们撑腰,他们不怕我家。据不明人士透露在这之前王武田的儿子贷了高利贷行贿村社两级政府,赔款下来之后再作分账。而周晓发,村支书龙福江,纪委书记等人则凭己而行为所欲为,办事不公,贪图名利,维护那些无所事事,而坐享其成的人,为了获取更大利益,周晓发,龙福江大肆纵容韩天武,韩天文,万朝宣等人大力开发滑坡红线外还属于争议的土地。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猖狂.村支书龙福江,社长周晓发有强有力的保护伞,四处招摇过市。欺压百姓,严重百姓利益。把百姓利益看着自己利益。据许多村民反映:龙支书凭着自己野蛮的性格和关系,许多村民利益遭受侵犯,尽管如此,村民也是敢怒而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他们认为自己即使做出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来,他们仍旧可以逍遥法外,逃脱法律制裁。正是这样的心态让他们如此嚣张,可以为所欲为。这是对人民极度不付责任.严重损害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不惜一切,龙福江凭着关系,多次到镇里反映,干扰政府解决,从而导致四处求助,都以失败而告终。然而事隔几天之后我打电话追问协议书的下落,周晓发说在孔德钦和龙支书那里,龙支书说当时他们从孔德钦那里拿出来看了下,就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找不着了。作为国家干部办事如此荒唐,看了一下就丢了,根本不把老百姓的事放在心上,这样的干部怎么能让老百姓放心呢?怎么为民做主呢?但是我坚信党委政府一定会为老百姓声张正义,维护老百姓的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条之规定:在土地经营期限内,对个别承包经营者之间的土地进行适当调整的,必须经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人民政府农业主管部门批准。变更土地权属的需要到相关部门登记造册,未登记,私自变更土地所有权的,给他人造成巨大损失的,将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处置。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土地承包期限内,严禁国家机关及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干涉农村土地承包或私自,非法变更土地所有权,解除承包合同。龙福江,周晓涉嫌利用职务之便,滥用职权私自,非法变更韩天友土地所有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相关规定,他们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并给我方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恳求上级相关部门严惩。老百姓的生命之源,如果失去了土地就意味着一无所有,我20多年的心血由此付诸东流,今后的生活已经没有着落,我也无路可走,求求大家帮忙。当务之急,眼看赔款就要到别人手上,此事至今还未得到妥善解决,四处求助,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最后请求党委政府能够严惩那些自私其利,违背良心的政府官员,望相关部门严查,再次深表感谢。2013年一场空前绝后的专项反腐严打行动在全国范围内拉开序幕,许多官员纷纷落马。但是基层一些腐败堕落份子仍旧逍遥法外,这需要中央加大巡视力度,特别是一些偏僻山区腐败仍旧持续蔓延,腐败堕落份子拥有强大的保护伞,老百姓维权意识差都是造成腐败滋生蔓延的重要原因。此事非同小可,我希望政府,网络新闻媒体持续关注此事,能替我们主持公道,还我们一个清白。希望各级各部门能严查此事。村支书龙福江联系电话:  13638875293     本人姓名:韩天友,联系电话:15987010409            15808605059            联系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黄华镇金寨沙坝学校社           最后:恳求各大新闻媒体记者如实跟踪报道此事,希望上级党委政府严查此事。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admin)

 

(责任编辑:hanghang)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人才招聘 | 免责声明 | 本站公告 | 荣誉编委查询
联系QQ2032674050 邮箱:2032674050@qq.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复兴中路 邮编:100078
Copyright©2014 www.e-waste.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律援助公益官网
京ICP备13014994号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与信息化部 技术支持:北京忠信达网络